叶剑英《远望》与毛泽东手书“棒棰岛”

    毛主席手书的“棒棰岛”三个字,大连人民已经很熟悉了。但对这三个字的来历,却众说纷纭:有的说,是有人从毛主席写的文字中遴选拼合而成的;有的说,是请毛主席为棒棰岛宾馆题名,毛主席大笔一挥,写下“棒棰岛”三个字,却没写宾馆两个字;有的据此推断,毛主席生前来过大连,字是他老人家在大连期间留下的……
    其实,在党和国家第一代主要领导人中,只有毛主席没有来过大连,虽然有两次准备来,但由于种种原因,终未成行,成为大连人民世世代代的遗憾。那么,毛主席手书的“棒棰岛”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
笔者经过多方考证,这几个字是从毛主席抄录叶帅的一首诗作中照用的。也是目前惟一见到的涉及大连的毛主席墨宝。
    1965年8月24日,时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的叶剑英元帅到大连视察军事工作,下榻在依山傍海、风光旖旎的棒棰岛宾馆。当时国际形势波谲去诡,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严重挫折的局面。胸怀天下风云、享有“儒将”雅称的叶帅,凭海远眺,心潮起伏,诗兴喷涌,迅即写下七律《远望》:“忧患元元忆逝翁,红旗缥缈没遥空。昏鸦三匝迷枯树,回雁兼程溯旧踪。赤道雕弓能射虎,椰林匕首敢屠龙。景升父子皆豚犬,旋转还凭革命功。”诗中抒发了作者对世界革命形势暂时处于低潮的忧患之情,更表达出依靠人民、依靠革命,国际共产主义事业一定会有光明前途的豪迈乐观主义精神。叶帅特地注明,这首诗写“在大连,棒棰岛”。
叶帅诗词与毛主席诗词基本格调比较相似,所不同的是,毛主席的诗词博大精深,长于大笔挥洒勾画,叶帅的诗词开阔昂奋,以摄取特写镜头见长。因此,毛主席平时就喜欢叶帅的诗词,称赞“剑英善七律”,尤其十分欣赏气势恢弘、寓意深刻的《远望》这首诗。毛主席不仅能准确地背诵,而且在1965年12月26日72岁诞辰时,欣然命笔把这首诗抄赠给前去探望他的儿子岸青与儿媳邵华,激励他们努力学习马列主义,学习老一辈革命家的斗争精神。毛主席的这一手书,恣意纵横,一气呵成,其布白、字体无不体现出他老人家书法的惯常神韵,不拘一格,大气磅礴,给人一种耳目一新、身心顿受强烈震撼的感觉,其中“棒棰岛”三个字,不啻此作中的生花妙笔。1977年4月6日,毛主席手书《远望》在《人民日报》第一版公开发表,同时还刊有《叶剑英同志关于毛主席手书〈远望〉诗的说明》和毛岸青、邵华的文章《重读〈远望〉志更坚》。
    1995年底至1996年上半年,大连棒棰岛宾馆对入门处进行整修,建立大框门面,门梁上选用什么字体?有人想到毛主席抄录的叶帅诗中有“大连棒棰岛”字样,便委托负责工程施工的大连盛大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临摹下来,放大镶嵌上去。可是,毛主席抄录《远望》诗时没有落他自己的名字,为了让所有注意棒棰岛宾馆大门的人都知道这几个字系毛主席所写,便从别处选取毛主席题词的落款“毛泽东”三个字补缀上去。
1999年大连建市100周年前夕,棒棰岛宾馆里里外外,被整饰得焕然一新,颇具异国情调。为了画龙点睛,由大连著名古园林建筑师徐德凝操刀,历时半个月,在棒棰岛宾馆大门口外50米处的道路西侧,塑起一块2.5米高、3.5米宽、1.8米厚的仿花岗岩白色亚规则巨型拟石,将原镶嵌在棒棰岛宾馆正门上的“棒棰岛”和“毛泽东”六个字拓下来,放大朱刻在拟石的正面。从此,如诗如画的棒棰岛外有了一块类似旅顺军港海边的那块闻名遐迩的“旅顺口”刻石,成为到棒棰岛的游人必定攀附照相的最佳景点。每逢旅游旺季,排队拍照的人更是络绎不绝。站在这里,欣赏落名“毛泽东”的“棒棰岛”三个大红字,放眼棒棰岛宾馆门外金三角的秀丽景色,人们一定会生出各式各样的美好遐想。这块刻石,随着岁月的流逝,将把棒棰岛、把大连传播到很远,很远……